产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 尊龙app人生就是博 > 为了引起你注意我变成电影里的精致男孩

为了引起你注意我变成电影里的精致男孩

时间:2022-01-28 14:3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934年,美国知名演员William Clark Gable凭借影片《一夜风流》荣获第七届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头衔。影片本身平淡无奇,旨在讲述克拉博饰演的报社记者与落跑贵族小姐之间的的爱情故事。而让人们真正正视克拉博与这部电影的点,仅仅来源于他在《一夜风流》中一个本不经意的动作。

  当影片中的他脱下西装外套与衬衫露出赤裸上身时,全世界的男性观众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作为一名绅士,克拉博居然没有在衬衫里搭配背心。如此看似随性的个人习惯,却引发了当时男士背心行业一连串蝴蝶效应。

  William Clark Gable掀起背心市场恐惧与争议的同时,一部分先锋审美者开始将其视作一种新的时尚标杆。在相对女权化的时装领域,男性(尤其是现在流行口语中的直男)是一个十分尴尬的群体。

  西方绅士们仿佛颇有洞见力地预见到百年之后主流社会将对于不修边幅、品味糟糕的男性蔓延出一种近乎排斥的不友善态度的情况,所以他们从上世纪开始便学会规行矩步尊重社交礼仪,并且对自身着装俨然遵从着一套极其苛刻的审美操守。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时大部分男性观众看到克拉博脱下衬衫露出上半身感到惊讶的原因,他们认为,这不是一个绅士应有的表现。

  而令克拉博自己也没想到的是,仅仅是一个自己不喜欢贴身穿脱背心的微小习惯,会从此引导全球男性开始直接套上衬衫搭配西装领带。背心退居其次成为居家休闲服一般可有可无的存在。它陆续消失在精品男士出席派对宴会必备物品的队伍中,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做工精良、款式繁复的内搭衬衫。

  1942年,Humphrey Bogart在《卡萨布兰卡》中再次引领美国男性审美风潮。在该部作品中,男主身上版型独特的长款风衣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而那件风衣,实乃Burberry为一战英国军官们专门打造的订制款式。配以男主Humphrey Bogart的标志性笑容与其亦正亦邪的迷人气质,Burberry式风衣一度成为美国男性争相追捧的服饰单品。除此之外,影片中出现的肩章与皮带亦成为Bogart的着装象征,风靡一时。

  而在此让我们把时间倒拨回前一年,知名好莱坞造型师Edith Head为Joel McCrea设计了一套为角色服务的休闲版西装。在这里,男士西装去正式化成为鲜明特征。它不再修饰身形突出男性的壮硕,上身宽松版型与不规则衣摆让西装也能跻身家居服行列,而相比于传统西装,它更有一种随性、慵懒的流浪气息。

  有人习惯性将其称作“流浪汉西服”,搭配牛仔帽与马丁靴,并稍作大胆在下身选择牛仔裤,一种兼具休闲感与时尚感的风格随之诞生。经典黑帮片《教父》就曾想我们展示了西装多场合的适用性,无论是普通的家庭聚会还是严肃的婚丧嫁娶,无论是是否有仪式感作为主轴的情景,西装最大化满足了当时男性的着装需求。

  尽管如此,在此三十年后,即便是星光璀璨的好莱坞也仍旧处于一个女性意识尚未启蒙的保守时代。男性拥有自主选择权对潮流占据一定指导对位,而女性仍然沉浸在固化的审美层级里与裙装作伴。而法国知名设计师伊夫·圣·罗兰大胆滴从男士西装中开辟出经典的吸烟装风格,是为女性迈入平权队伍的象征。

  吸烟装灵感来源于西方上流社会派对终场结束时男人三三两两抽烟小憩的场景。那个时候的他们,刚刚从浮华绚丽的社交应酬中抽出身来,燕尾服还没来得及褪去,可脸上却无丝毫刻意矫饰的笑容。人在疲惫状态下流露出的脆弱与单薄成为一种新的女性着装风尚,运用到时装设计领域中,则成为金属光泽感明显的西装面料与纤长铅笔裤、高帮长筒马丁皮靴等这样的具象元素。

  吸烟装糅杂着男性装束坚挺硬朗的轮廓感,亦交杂女性独有的高雅与清丽。长期以来,各界名流对其宠爱有加。后人在传统吸烟装基础上引入颜色鲜亮的丝带、胸针与珠宝作为轻快点缀,自成一体的同时亦别出心裁。中性风成为新的审美潮流,而在此方面,便不得不提“男装女用”先河的加布里埃·香奈儿。

  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CHANEL就开始着手从男性着装中提取元素并加入到女性装束中。较为具备代表性的是樽领套衣与tricot sailor dress,即便时隔数十年,它们依旧是时装领域无数设计师后辈灵感参照的来源。

  而与吸烟装不同的是,CHANEL设计体系中的“男装女用”仅限于局部元素提取。女性着装版型占主要地位,男装元素只是次要辅助。而吸烟装则是整体向男性化靠拢,去女性特质成为吸烟装最鲜明的特点。

  1986年,意大利知名导演Bernardo Bertolucci来华拍摄影片《末代皇帝》。该片系中国建国以来第一部得到我国政府全力合作的有关于中国的西方电影,此片亦成就尊龙、陈冲等优秀演员。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主演尊龙向我们展现了丰富多彩的西服魅力。彼时正值中西文化碰撞交融之际,帝王将相的衣食住行无不透露出一种相较于平民阶层更显先锋意味的资本情调。西方宴会礼仪的春风率先吹进紫禁皇城与名门望族的大门,西装领带成为中国上流人士的符号。

  有趣的是,《末代皇帝》的主演尊龙在六年之后投身拍摄了电影《蝴蝶君》。影片讲述了尊龙饰演的中国歌剧演员与法国驻外大使馆会计相亲相爱的故事。两部电影相同的是,同样是中西方服饰文化水乳交融的体现,而尊龙在该片中的西装造型十分吸睛,以至于时隔多年,人们提到尊龙首先想到的是,那个穿西服很好看的男人。这无疑再次证明了银幕男性着装保持高水准审美的必要性。

  而无论是最初的William Clark Gable,还是YSL风靡大半个世纪的吸烟装与CHANEL,亦或是借由Bernardo Bertolucci带进中国大陆的精致西服,尽管他们让我们看到男性着装极具格调的一面,却仅限于极小一部分对生活品质本就保持极高要求的人。华服美男经由帧帧光影流转传递根本本无法唤起大部分男性对于着装审美的重视,一切良辰美景宛如镜中幻象,回眸现实纷杂,你身边依旧是无数连熨烫衬衫都手足无措的男人。

  这就不由得让人思考,男性对于着装的重视程度何以微乎其微的根本原因。一部人提出男性着装正式化是让大部分男性对精致装扮望而止步的主要缘由,可依旧有例如流浪汉西服这样的选择以供参考。也要一部分提出囿于生计与沉重的社会压力从而导致无心修饰自己是男人的“天性”所向,我不排除这一部分原因。可细究其中深层,男性(尤其是国内大部分男性)对于着装审美的惘思根本来源还是来自于自我意识深层的自卑。这种自卑是为男权纲常环境下所导致极为特殊的心理畸变,而这种畸变心理的产生,建立在对绝对男权与女性群体的二元对立基础上。

  通俗来讲就是,精致化指向的往往都是女性,而大部分男性的意识深层对待女性依旧处于一种隐性、不被自身检索系统察觉的蔑视状态。当一个男人开始涂脂抹粉注重装扮,人们习惯性认为他“娘”。当一个男人开始研究考究西服并用桂花油梳头,身边人会觉得“你大可不必太费周章”。精致化是女人的事情,男人做好社会责任建设的那一部分就可以了。密切缝嵌公序良俗的人生流水线上,安守本身做好性别岗位上的分工,便不枉你人间周游一趟。

  而这种意识往深处延伸,便是上面提到的自卑。修饰打扮成为昭阁闺秀的专利,征战沙场的将才不屑于红粉春屑。蔑视与低看的背后是自卑心理的应激反应,越是自卑,便越要装作若无其事。而若是若无其事,便越是显得自卑。

  这一点,西方国家的男性显然要做得更好。他们从很久以前便开始取消精致化与女性挂钩的芥蒂,认为男性精致化亦不失为一种绅士的体现。而中国自古以来沉重的男性极权压抑表面上让女人饱受苦难,可更苦的终究还是他们自己。一种深层的自卑心理包裹在意识内核中,直男癌、蠢直男成为网民吐槽娱乐的对象,却没有人认真思考这种现象的背后,归根结底还是老祖宗埋下的祸根。